超4亿元特大网售假烟案告破逾40个品牌假烟流向80多个城市

4亿元大案!超40个品牌假烟流向80多个城市…

近日,安徽宁国市警方成功破获一起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、80多个地市的特大网络非法销售假烟案,查获涉案假冒香烟一万六千余条,案值超4亿元。

“小皮皮”重达3.97kg,妈妈“很不容易”才生下来。已过不惑之年的于先生全程紧握妻子的手,“小皮皮”出生一个小时后依然感到腿软。他说,这是他新年最好的礼物。

正当案件陷入僵局时,专案组民警发现,每次货款一进入这些涉案账户,就会立即被人取走,于是警方调取了大量的视频监控,发现每次货款都被不同的人取走,但最终都汇到了同一个男子胡某手里。

安徽警方侦破特大网络销售假烟案 

眼前堆积如山的香烟,全部都是警方从现场查获的,为避免被人发现,这些假冒香烟全部冒充成热水器对外发货。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贩卖假烟的人,把钱打到嫌疑人的支付宝之后,嫌疑人支付宝经过提现,提到他绑定的银行卡中。然后专门有取款人通过银行卡取现,在福建当地银行取现,然后交给嫌疑人胡某。 在掌握充分证据后,10月底,警方展开了收网行动,现场查获假烟16000多条,涉及40多个品牌。

夫妇俩以为,孩子应该也就6斤多,“妈妈没长肉,都长孩子身上了。”于先生眼里平时“娇滴滴”、“爱撒娇”的爱人,独自经历了阵痛、坐在瑜伽球上调整胎位、长达10多个小时的等待,“很棒,很努力。”已过不惑之年的于先生全程紧握妻子的手,说这是他新年最好的礼物。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:实施贩卖假烟,累计数量达到四万件,价值我们初步估算,在四亿元以上。

今年8月底,警方接到烟草部门的线索,有人通过网络售卖假冒香烟,警方循线追踪,发现大量假冒香烟都是通过广东中山某物流中心发出,而男子李某驾驶的物流车,有重大作案嫌疑。在调取相关的物流信息后,警方发现,嫌疑人每天发出的假冒香烟数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。

孩子姥姥在铁门外徘徊,还没弄清楚性别,也不影响打电话报喜,“大家都等着呢。”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首先发现的是这种盒子,盒子上面写的是储水式电热水器,把盒子拆开一看,就是这样的热水器外壳,但是这个外壳里面装的全部是这样的假烟。这一盒能装49条。

按最少的100件计算,嫌疑人一天就要发出假冒香烟5000条,很显然,在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售假网络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警方在外围展开了秘密调查,发现嫌疑人使用的银行卡高达200多张,微信、支付宝账户110多个,发货人显示为“张总”和“王总”,可进一步了解后,警方发现,这个张总和王总根本就不存在。

夫妻俩还没想好未来在上海还是北京定居,但两人都希望能给孩子更好的发展环境。臧女士希望女儿能比自己接触的更多一些,“北京环境(资源)比较好,读书、学东西,很多是我当年没有过的。”涉及户口、上学等现实因素,“我们得综合考虑一下。”

按照预产期,臧女士的孩子应于2019年12月20日出生。但12月26日入院后,连续几天催产仍没动静。看到刚生完孩子的产妇回到病房,她感到很焦虑。“网上有个段子,20后看80后,就像80后看40后。”她开玩笑说,不希望孩子看自己像姥姥那辈一样。丈夫温先生却认为,作为“20后”也不错,“一说就像小了10岁一样。”

“媳妇儿你真棒。”守在一旁的温先生夸奖妻子。由于工作原因,温先生常驻上海,臧女士则留在北京,一个月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相聚。她心疼年近60岁的婆婆,经常独自一人去做产检,比大家印象中的独生女要独立许多。

凌晨1时11分,于先生独自坐在产房门口的凳子上给家人报喜,期间不时感慨“新手爸爸”多么紧张。此时,距离他的孩子“小皮皮”呱呱坠地,已经近一个小时。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每天销售假烟的数量最少有100件,最多有200多件,每件里面包含假烟50条。

1月1日凌晨,臧女士被送往分娩室。她有些发烧,孩子个头还偏大,不易生产。医生教她如何在宫缩时用力,催促道,“孩子给不了你太多机会了。”她急忙连声回应,“我努力。”3时许,“迟到”的女儿终于平安降生。

“认识我吗?是爸爸,旁边是妈妈。”温先生试图让眯着眼睛的小女儿“叫爸爸”。原本这是最后一天产假,但他已经决定要请年假,把能用的假都用掉,多陪陪妻女,“感觉多了一份责任。”

妻子生产时,于先生看起来比她还紧张。医生加油打气,他站在床头,不时攥紧拳头,或摸摸头发,无所适从。出来给妻子接水时脚步匆匆,也顾不上记者们高高举起的镜头。通知留守的家属这个喜讯时,他只在铁门口停留了约一分钟,反复说“生了”,就又回到分娩室。看着床上的妻儿,他偷偷抹了泪。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全部卖给我们本地的商场超市,这些商超在明知道假烟的情况下,还是以真香烟的价格对外出售。 目前,胡某、李某等7名嫌疑人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2020年1月1日0时20分,“小皮皮”在北京妇产医院的分娩室里发出第一声啼哭。这个重达3.97kg的男婴是在北京妇产医院出生的首个“20后”宝宝,由于在妈妈肚子里比较调皮,夜里喜欢踹妈妈的肚子,因此得名。“很不容易生下来,没想到他这么胖。”精神稍微恢复些的产妇荀女士额发依旧濡湿,说起孩子的体重,有些诧异。

“热水器”壳里藏假烟

2019年12月31日晚,北京妇产医院分娩室待产室,张女士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瑜伽球。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 摄

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我们发现嫌疑人使用的收货人、收货电话以及嫌疑人使用的支付宝都是虚假的。

嫌疑人 杨某:我只赚运输费的差价,我知道是违法的,我就是一直存着侥幸的心理,赚点钱。

“我到现在都还腿软。”

2020年1月1日凌晨,北京妇产医院分娩室生产室内,臧女士的丈夫为缓解妻子生产焦虑,与她说笑分散注意力。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 摄

荀女士生产时,另一房间里的臧女士仍在待产,宫口开到八指的她已经有些疲惫。

由于需求量巨大,嫌疑人专门定制了这种外壳,看起来是热水器,内部没有任何配件,专门用来装假冒香烟,如果不了解真相,很难发现其中暗藏猫腻。 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:即使打开箱子检查,发现的也只是,外包装就是热水器。

于先生说,为了备孕,他差不多戒了一年多的酒。他推测,孩子是夫妻俩游玩时怀上的,计划等孩子一岁时再带全家人一起去玩一趟。至于母子俩的礼物,他早有打算,“我就想把公司做好,将来把股份留给他们。”

2020年1月1日0时20分,北京妇产医院分娩室生产室,荀女士产下该院首个“20后”宝宝,父亲于先生忍不住擦拭眼泪。 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 摄

2020年1月1日0时20分,荀女士产下北京妇产医院首个“20后”宝宝,母子平安。 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 摄

经警方初步查明,这些假冒香烟销往全国20多个省份80多个地市,以每条几十元的价格对外销售,而这些假冒香烟进入市场后,将以每条几百元的价格,卖给普通消费者。

同时,为了准确掌握香烟在运输途中的动向,嫌疑人还让物流司机在涉案物流车上安装了追踪器。